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醉酒之后(下)

Tragedy(悲剧) 

“当然没有。”

【说真的,这可是安灼拉,正义的化身,道德的标杆。安灼拉可以保证他一点儿也没有逾矩。】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但他不保证将来也没有。


Gary Stu(大众情人) 

“我昨天说的那些你不用放在心上。”格朗泰尔若无其事地说,“你知道,新议案表决通过后,人人都想跪在你面前亲吻你的足趾。一个荒唐的酒鬼误入朝圣的队列,用鄙陋的言语作为画笔,妄想涂抹你辉煌的圣殿……”


Smut(情色)

刚刚说完“涂抹”,他就看到安灼拉脖颈上颜料的印痕。

我昨晚做了什么??????


Spiritual(心灵) 

安灼拉反驳道:“他们不是我的崇拜者,而是与我们志同道合的……算了。”安灼拉不想又一次和他吵起来,“崇拜者可不会说出那些话。”


Death(死亡)

格朗泰尔突然想起来自己昨晚说了什么疯话[阿波罗!您愿意赏脸把手给我握一握吗?您在皱眉,为什么?您难道不知道只要握着您的手,我就连死也不怕了吗?]


Time Travel(时间旅行)

格朗泰尔想要回到过去,冲着昨晚那个“不怕死”的自己连开数枪。


Parody(仿效)

“哈…哈哈,”格朗泰尔强颜欢笑,“握手不正是疯狂粉丝会做的事情吗?”


Romance(浪漫)

“不止如此,你还用异国语言说了很多话。”

格朗泰尔长舒一口气,他要给修建巴别塔的人立碑:“什么异国语言,那不过是醉鬼胡叫乱嚷的无意义音节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安灼拉微微一笑:“弗以伊都翻译给我听了。”

【Jag alskar dig!(瑞典语)

¡ Te quiero!(西班牙语)

Ich liebe dich!(德语)

Я люблю тебя.(俄语)】


Fantasy(幻想)

格朗泰尔希望自己在去找安灼拉之前先把酒瓶子敲在弗以伊头上。


Crackfic(片段)

“就算没有他翻译,”安灼拉说,“我也听得懂那一句‘I love you.”


Suicide(自杀)

格朗泰尔屏住呼吸。

他要把自己就地憋死。


Je t'aime!(我爱你)

“格朗泰尔,我们得谈谈。”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接下来使用的关键词是PWP。

评论 ( 15 )
热度 ( 254 )

© 君子慕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