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离开奥梅拉斯的人

科幻AU,恋爱喜剧,主要以银河系漫游指南为背景,第二章

本章标题来自于同名科幻小说,奥梅拉斯是古费拉克的母星的名字
(古费的背景设定被屏蔽了,因此我只好发布了图片,不看也不影响阅读)

“想不想学飞呀?”格朗泰尔说。
安灼拉怀疑地看着他。
“我还不打算抛弃这么多年来的理智。”他说。
“我保证这一次学习过程中不牵涉任何人的裸体。”格朗泰尔严肃地说。

这使安灼拉想起了一些不那么愉快的记忆,那是一场充满了尖叫、嚎叫和惨叫的派对。作为唯一一个保持了理智的人,安灼拉在那儿起草了不下五十种谋杀方式。

全都是为古费拉克设计的。

事实证明,安灼拉是唯一一个笑到最后的人,现在他的手机里存满了照片,足以让他的所有朋友们尊严扫地。

“试一下吧。试一下吧。”格朗泰尔劝说他,“将自己朝天上抛去,然后不碰到地上。飞行的诀窍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
“这个梦还挺奇怪的。”安灼拉喃喃自语。
于是他同意了。

成功飞行的步骤大致如下:一,尽全力跳起来。二,别碰到地上。
第一步很容易。你只需用尽全身力量往前跳,同时要有不怕疼的意志。
也就是说,如果没能做到“不碰到地上”,就会很疼。
很多人会碰到地上,如果他们真的做得很标准,那多半会重重地碰到地上。
显然,第二步“不碰到”,是最具难度之处。
问题之一,你得偶然地不碰到地面。努力不碰到地面是错误的,那样的话你一定会碰到。当跳到一半时,你得让注意力瞬间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住,那样你才不会想着跌倒,也不会想着地面,也不会想着碰到地面会有多疼。
如果你真的很幸运,你的注意力竟然在关键时刻被,比如说,一双绝美的腿(触须/伪足——以所属门类和个人取向为准)所吸引,或是一颗炸弹不偏不倚在你身边爆炸,或是你突然瞄到一种无比稀有的蛾子趴在旁边的嫩枝上。那时,你便会惊奇地发现,自己没有碰到地面,而是在地面上方一两寸的地方飘忽,也许会稍显呆傻。

安灼拉尝试性地跳了起来————
然后他真的开始漂浮。

格朗泰尔挺失望的。他本打算理直气壮地亲一口安灼拉,之后还能振振有词地说:“这完全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

安灼拉目瞪口呆,(说真的,安灼拉一辈子目瞪口呆的次数都不如刚才半个小时多),他的眼睛紧紧盯着窗外。他是如此震惊,以至于地心引力在捕捉他的时候都被他的震惊所感染。
这个人类怎么了?地心引力想。看在他这么惊讶的份上,我还是不要打扰他好了。

地心引力悄悄地走开了,留下安灼拉漂浮在半空,难以置信地问道:“为什么有一艘飞船停在操场上!?”
“这倒不常见。不过外星人确实会造访地球的,也许正好有哪个热爱旅游的……”
“不,那才不是外星人。”安灼拉盯着那艘飞船以及它的驾驶员说,“古费拉克正开着它呢!”

首先我们要澄清一下,驾驶飞船的确实是外星人,也确实是古费拉克。

古费拉克,一个英俊的外星人,目前已经成功潜伏地球十年整。他的英雄事迹包括但不限于:他炸毁了自己的母星;逃脱了LIVR的审判;在第一次见面就拐走了公白飞(还是当着安灼拉的面做的这事);被温柔腼腆的热安追砍着跑过一整栋教学楼;和巴阿雷做了一个精彩绝伦恶作剧,涉及到校长、广播和一张海报;最最重要的,他连续十年蝉联安灼拉谋杀名单的榜首并且至今未死。单凭这一条他传奇的名号就当之无愧。

而今天,他的生命安全又一次岌岌可危。

“飞儿!飞儿!”他叫道,“我的太阳镜是黑色的!”
公白飞甚至都没问古费拉克为什么在阴天带着太阳镜,也没问他太阳镜难道不是本来就是黑色的吗。
他已经习惯了。

公白飞走进驾驶室,示意自己在听。
古费拉克对他解释道:“这是一副祖·杰塔200型超级色度危险感应太阳镜,专门用于帮助人们在面对危险时采取一种放松的态度。一旦感应到出现麻烦的第一个征兆,它就会完全变黑。”
“那你不久什么都看不见了吗?”公白飞忍不住问。
“正是如此。”古费拉克说,“这就是它的功能,阻止你再看到任何可能警示你的东西。”
公白飞忍住了一声叹息。

“现在呢?”公白飞问,“还是黑色的吗?”
“全黑了。”古费拉克恐惧地说,“它从来没有全黑过!就连面对半打弗洛尼斯火龙,它也只是保持着体面的灰色!”

公白飞环视舱外,看到安灼拉正在充满压迫感地悬停在半空。
“我们。需要。谈谈。”安灼拉对他们做口型。

注释
LIVR是the Learned,Impartial and Very Relaxed的缩写,意思是博学、公正、非常闲。

(毛巾没能出场因为我写的太少了[理直气壮])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