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阴阳魔界

科幻AU,恋爱喜剧,主要是《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世界观
第一章,本章标题the Twilight Zone来自于同名科幻电视剧。人们在遇到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时候常常用“这真是个阴阳魔界!”这样的句式来感叹。

多年以前,面对行刑队,安灼拉·并不是上校将会回想起格朗泰尔一言不合就上天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等等,停一下。“多年以前”是什么意思?

噢,事实上,时间这个概念本就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因为人们无法接受宇宙的混沌,为了要给予它价值和结构,才有了时间。时间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它无穷无尽、不可理解,对每个人来说都各不相同……

格朗泰尔诚恳地说出了上述这段话,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迟到就是迟到。”安灼拉压抑着怒火,“你少给我找借口。”

“对不起对不起。”格朗泰尔保证,就像之前的三十次一样信誓旦旦,“下次我一定不会这样了。”

安灼拉已经不想再一次对格朗泰尔强调上课时间了,他转而说道:“格朗泰尔,我们需要谈谈你的面貌问题(appearance)。”

格朗泰尔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尖叫出“外貌歧视!”这四个字,撕心裂肺,气势磅礴,聋子听了都要捂耳朵。

安灼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眼神无声地发送致命的威胁:你敢开口试试

格朗泰尔乖乖捂住了嘴。

安灼拉没好气地继续往下说:“上个月你就根本就没有露面。(You haven't made one last month.)而这可是你上大学的第一个月。”

“呃,原来是这个面貌问题啊。”格朗泰尔支支吾吾地说,“这其实,咳,嗯,是有很合理的原因的,这么和你说吧……”

安灼拉倒要看看他能瞎编出什么来。

“我正忙着拯救地球。”格朗泰尔最终说道。

“拯救地球,真的吗?这就是你能想出来的最好借口?”安灼拉的脑海里突然被一种无法解释却又充满了吸引力的情景所占据:格朗泰尔正尖叫着从燃烧着的废墟中往外跑,至少有三支粗大的长矛从他的后心穿透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你喝高了。把你手中的酒瓶子放下,立刻。”

“Apollo,作为太阳神,你可过于冷冰冰了。”格朗泰尔说,明目张胆地又灌了一口酒,“我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你相信我没有说谎呢?”

安灼拉被格朗泰尔气坏了,居然真的回答了他:“你现在立刻飞起来我就相信你。”

“好的。”格朗泰尔说,“我这就飞。你能帮我拿一下酒瓶吗?诶诶诶,别倒啊!过会儿你可能会需要来上一口的。”

安灼拉停下了把瓶子倒干净的动作。但仅仅是为了在之后把剩余的液体泼到格朗泰尔脸上。

“看好了,别眨眼哦,重大时刻,不容错过……”格朗泰尔絮絮叨叨地嘟囔。

“我究竟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把你掐死。”安灼拉面无表情地说。

“因为我魅力惊人。”格朗泰尔答道。

然后他就飞了起来。

安灼拉的嘴计划说话,可是他的大脑却认为自己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就又让它闭上了。然后,大脑开始和双眼所提供的信息进行斗争,可这样做时,它就放松了对嘴的控制,于是嘴巴再一次敏捷地张开了。大脑发出命令,要求收起下颚,可这样做时又失去了对左手的控制,这只手开始在空中毫无目的地乱划。过了一秒钟,大脑试图抓住左手,同时不放开嘴,同时还要思考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因此放松了对两腿的控制,于是安灼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这该死的是怎么回事?”安灼拉最终挣扎着说道。

格朗泰尔得意洋洋地降落在地面上。“快喝一口酒吧。”他热切地催促安灼拉,“我告诉过你你会需要来一口的。”

安灼拉自出生以来第一遭毫不犹豫地灌了一口酒。

然后立刻后悔了。

“这是什么东西?”他咳嗽着说,“你喝的是工业酒精吗?”

“泛银河系含漱爆破药。”格朗泰尔答道,走过去拍拍安灼拉的背,“我猜测它能有效医治无法被宇宙所兼容的悖论使得观察者发生或多或少精神失常的现象。这果然起作用了。喝了之后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就像是被一大块包裹着柠檬的金砖拍碎了头。”富有科研精神的安灼拉仔细体会了一下感受,严谨地答道。

“我猜也是。”格朗泰尔说,“你没有跳起来拨打电话报警或者通知科学研究院就充分说明它的效用了。”

这让安灼拉回想起来他究竟为什么喝了一口这玩意儿。

“你刚才是飞起来了吗?”安灼拉难以置信,“这——,什——”他开了两次口都没成功,不得不清清嗓子重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飞起来的?”

“很简单。”格朗泰尔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我就只是不相信那些法则了。”

不相信那些法则了。多么简洁而有力的答案。安灼拉想知道那些物理学家此时是不是都在他们的坟墓里辗转反侧。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