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如何挽救你恋爱中的朋友

【恬不知耻的ooc】【谨慎选择阅读】

 

战争是这样开始的。
安灼拉毫无征兆地问道:“假如你的兄弟向你坦诚他是同性恋,你会怎么想?”
古费拉克惊叫起来:“我难以置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太可怕了!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我的人生充满了谎言!”
还没等安灼拉反应过来,古费拉克继续叫道:“我居然有兄弟!我一直以为我是独生子!”
“……好吧,我就当你有心理准备了。”安灼拉说。
“我有男朋友了。”

 

“我才去英国出差两个星期!回来之后Enj就交了男朋友了!”
“古费。”
“你是怎么当朋友的?Enj年纪轻轻的怎么能谈恋爱呢!”
“古费。”
“天啊,你有和Enj来一次鸟蜂谈话吗?”
“古费你冷静一点。”公白飞终于找到机会把话说完了,“首先,安灼拉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他有权选择自己的伴侣。其次,你不是安灼拉的父亲,我也不是。第三,是的,我有。”
[ the birds-and-bees talk,指的是父母对孩子进行的性教育]

“Enj的男朋友一定是贪图他的美色!”冷静了一点的古费说。
公白飞叹了一口气:“他们是在网上认识的,之前格朗泰尔没见过他。”
“网上!”古费拉克惊呼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一个跟踪狂!”
“古费。”
“我不敢相信我从来没和安灼拉谈过来自陌生人的危险。”古费拉克懊悔地说。
“当年安灼拉是因为见义勇为,把图谋不轨的恋童癖打成重伤而闻名全高中的。你真的不用……”
“他是因为这个出名的?我还以为是因为穿裙子那件事。”
“安灼拉穿裙子是为了支持来自苏格兰的同学,让那些校园恶霸闭嘴。”
“所以?”
“所以把你掀他裙子的照片处理掉。”
“我删光了。”
“我知道你打印出来了。”
“那是我的珍藏!我的宝藏!MY PRECIOUSSSSSSSSS!”

回到正题。
“关于安灼拉的男朋友,你知道多少?”
“不多。他是一个画师,还办过自己的画展。”
“我怀疑他和Enj在一起根本就是想让Enj当他的模特。”
“古费。”
“别误会,我知道Enj很有魅力。我爱Enj,但我们之间的感情经历了时光的洗礼。而且你说实话,你会爱上一个正在网上和别人争论罗伯斯庇尔的人吗?”
“古费拉克。”
“难道你会?”
“……好吧,我确实不会。”
“嗯哼。”
“但这只是因为我对安灼拉不抱有特殊感情。”
“当然。见到安灼拉和陌生人争执两天两夜全然无损他的夺目魅力。”

“飞儿,你相信我吗?”
“我的答案取决于你是不是又有了一个计划。”
“你对我的计划有什么意见?它们充满了条理性,而且非常的酷。”
“假如你管‘冲上去揍他!’或是‘吃光所有零食!’叫有条理,那我也无话可说。”
“总之,我有了一个计划。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就让Enj和什么奇怪的人在一起。Enj还不了解这个世界的险恶。”
“他写过关于人性的论文。”
“但他依旧缺乏实战经验。Enj就像被困在树上的小猫,他需要我们的帮助。”
公白飞揉了揉太阳穴。
“你是加入还是不?”
“好吧。我加入。”

 
1.蜂鸟谈话【ooc!改梗!】
“安灼拉。”
“嗯?”
“你知道吗?假如你在结婚以前和男朋友发生性关系,他会死掉的。”
“公白飞,我不是今天刚到地球的。”
(公白飞没说出口的话:“可是他会的,他确实会。”)
(Enj恋爱后都学会开玩笑了,格朗泰尔确实带坏了他)
2.另一边,大R整天捧着手机“嘿嘿嘿嘿嘿”
若李和博须埃非常担心:大R的男朋友那么会撩,又长的那——么好看!这肯定是花花公子!
3.格朗泰尔梦幻般地微笑着说:Apollo说我是他的初恋哦
爱潘妮:这种骗骗高中女生的谎话你也信!
4.安灼拉确实说了谎,他的初恋其实是法兰西。

 
 

【KK问我,为什么朋友们总是助攻?不能反其道而行之吗?这个剧毒的思路是她提供的,都怪她。】

评论(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