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La Comédie

占tag抱歉

(今天我给大家说段相声)(不是)

以下是我和KK关于Je suis excité的一些讨论,可能会把提及的梗整理成文

KK:你真保守
我:?
我:不然你想怎样?格朗泰尔直接付钱,一步到胃?
KK:噫
KK:我指的是,为什么格朗泰尔只是路人?
我:……难不成他还是被害人吗?
KK:我们的默契哪儿去了?
我:和你的产出在一起呢

我:噢!
我:我想到了!!!
我:大R也是卧底!!!
KK:√
我:你是天才吧!!!!!!
我:你要是早和我讲了这个多好!
我:我捋一捋
我:大R是讽刺杂志的封面画师,为了取材(???)也装扮成性工作者,正巧遇上安灼拉
KK:不止取材了社会问题
KK:同时也了解了不少生理知识
我:这样的取材可以说是很全面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Enj和大R两个人都想方设法地向对方套话
KK:两个人都在瞎编
KK:“我有一个穿紧身牛仔裤的男同事,他夜夜笙歌”
我:“我的两个朋友被同一个姑娘包养了,天天three way”
KK:仔细想想其实没有瞎编嘛!

我:格朗泰尔苦苦思索:男妓可以购买另一个男妓吗

我:又有另一个展开了!恐袭的时候安灼拉来办案,向格朗泰尔询问事情的经过
KK:而格朗泰尔又一次被安灼拉的脸催眠,开始疯狂泄露个人信息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E:先生,您听见我说什么了吗?
我:R(惊醒):嗯,对,您说的对
我:E:可我刚才是在问问题呀

KK:标题改成La Comédie!
我:那个短视频还是我发给你的,谢谢
KK:Come On!
我:BE狂魔滚

KK:警察局长沙威听到安灼拉就这么谈起了恋爱,欣慰地点了点头
我:“有我当年的风范”
KK:“我当年和市长就是这么在一起的”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格朗泰尔“嗷”一声就扑上去了
KK:这都是什么动静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很遗憾,格朗泰尔袭警未遂
KK:好惨哈哈哈哈哈
KK:安灼拉:呔!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呔!
我:说时迟那时快,安灼拉拿起桌上的酒,朝着格朗泰尔泼去!
KK:列位不知道了吧,安灼拉这手泼人的功夫呀,可是专门练过的!
KK:想当年,警员安灼拉倒水的时候,就直接把水泼局长脸上了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把沙威淋的呀
我:和跳了塞纳河似的!

【要是KK不出坑,我简直文思如尿崩(啥),日更不是梦】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