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Je suis excité(2)

【评论中姑娘说这是合法的,那么这个梗就更有意思了(啥)但反正误会期间不会发车,合不合法也没什么影响】
【警告:不是什么正经同人】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所有同事都知道了昨晚发生了什么,而且照旧知道的比事实还多。
古费拉克:昨晚安琪和别人回家了!
公白飞:等等,他不是在出卧底任务吗?
热安:真爱来的如此突然!
弗以伊:今天早上安灼拉都有黑眼圈了!
巴阿雷:安灼拉看起来好疲惫!昨晚一定非常精彩!

确实精彩。安灼拉一生之中从未如此频繁地思索人生的价值、生命的本质。
安灼拉知道他们监听了一整晚,因为他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撕裂苍穹的笑声。明明负责这项任务的只有他和古费拉克,但最终所有人都加入了。这群混蛋笑得那么响,但他们还是好意思用“我们不想打扰你就把设备关了”这样的鬼话唬弄他。

古费拉克打开广播,大声播放《风月俏佳人》的主题曲,响彻警局。
没有人阻止他。
安灼拉真想辞职。

今天晚上格朗泰尔又来了。
安灼拉感到非常疲惫。监听的朋友们则兴奋极了,他们甚至都开始合唱情歌了。
热安还现场编歌词。安灼拉觉得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腼腆的热安是假的。

安灼拉面无表情地盯着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不好意思地说:昨晚我忘记给钱了。
朋友们:噢——————————

出任务时的录音都是要备份存档的。
但这并没有阻止古费拉克大声对他喊:安琪!这笔外快不赚白不赚啊!

安灼拉很有职业操守(警察的职业操守,不是那个职业操守),他冷静地说: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不能收你的钱。
“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几个字安灼拉念得清晰而响亮。听到了吗你们这群没事就爱瞎起哄的混蛋。

格朗泰尔:哦
格朗泰尔:那你就当作我在付今晚的吧

朋友们:噢——————————
安灼拉好气啊。

安灼拉和善地说:你等等,我接个电话。
他借着手机的掩护,冲耳麦愤怒地嘶声道:快出来救场!

古费拉克出来了。
古费的计划是这样的:他伪装成一位出手阔绰的买主,拿出数叠百元大钞,横刀夺Enj。
有钱人就是这么酷。

但还没走近,他就听到安灼拉指着他对格朗泰尔说:这是我的同事。

古费拉克:诶?!!!!!!!!!!

安灼拉:难道你不是我的同事吗?
古费拉克: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事实上……
古费拉克沉痛地说:但事实上也正是这样。

格朗泰尔:??????

安灼拉对格朗泰尔说:只和一个人聊天没有意思。你不如和他聊一晚上吧。
格朗泰尔感到心脏怦怦直跳。看,哪怕承受着生活的重负,Apollo身上也闪耀着高贵的人性光辉。不但不愿意收他的钱,还主动让他把钱给那些更为需要的人。

对,格朗泰尔已经给安灼拉起好昵称了。

古费拉克不知道自己被贴上了“需要帮助的可怜人”标签。他看着格朗泰尔一副“爱上!”的表情凝望着安灼拉,突然福至心灵。

古费拉克:我忽然想起我今天晚上有约了!
安灼拉面无表情:你有约了。
古费拉克:对!你知道的,和一个戴眼镜的英俊男子。

古费拉克敢对天发誓,他仅仅是为了编得真实一点,才补充了眼镜这个细节的。

反应敏捷的安灼拉立刻就想到了公白飞。

他最好的两个朋友居然偷偷约会不告诉他!
安灼拉非常生气。
安灼拉决定和公白飞谈谈。

一个奇怪的梗
古费拉克(准备砸钱买Enj):富贵人家的少爷就是这么酷!
古费拉克(陷入Enj的套路):我说的富贵人家不是夜总会的名字。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