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e Call This Magic(3)

KK爬墙了,只留给打字机一份大纲。

补充部分人设

热安,住在森林里,迪士尼公主一般的自然之友。魔笛手,能够吹笛子催生植物,环保先锋。
#不是毒藤女没有性爱花粉不要妄想了#

弗以伊,类似于雪怪,喜欢呆在冰库里,冻人。拥有能把人一口气扇出去十万八千里的扇子。
#什么铁扇公主我不知道什么铁扇公主#

巴阿雷,狼人,超凶。能够自主掌控变身时间,在森林间奔跑时被未来的女朋友误认为流浪的哈士奇,就这么阴差阳错地脱团了。

第四章
若李一边做检查,一边滔滔不绝:“严格说来,如果人类会飞,那么我们的翅膀应该是由手臂演化而来的。也就是说从比较解剖学的角度来看,鸟身女妖(Harpy)比永远三对肢体的天使更科学一些。天使真是非常神奇,是不是?”他感叹道,“假如按照鸟类的肌肉比例换算,长了翅膀的人类应该拥有一米厚的胸肌才对。”
说完这番话,若李就示意安灼拉解开上身的衣服,让他用听诊器听一听心跳。
安灼拉觉得怪怪的。
尤其是他能感到格朗泰尔正注视着他的胸膛。

“嗯,那个,我,咳。”格朗泰尔说,“我是一只好吸血鬼,有着健康的生物钟。作为从不熬夜的健康吸血鬼,我实在难以抗拒睡神的召唤。”
他借口要找个地方倒挂起来睡觉,飞到热安居住的森林里去了。

若李继续讲了一些千奇百怪的事情(六翼天使!肯德基的守护神!)为了转移话题,安灼拉向若李询问了一些关于格朗泰尔的事。
若李说,大R确实是一个很奇怪的吸血鬼。

安灼拉问:“是因为他不饮血只饮酒吗?”
若李说:“不不不,不喝血很正常,我还遇到过晕血的吸血鬼呢。大R说血的味道叫他反胃,从来都只肯吃一点毛血旺。在我们发现吸血鬼吸血只是为了获取维生素D后,他更是完全不接触血了。”
“维生素D?”
“吸血鬼也得补钙呀!”若李说,“你知道,吸血鬼可不能通过晒太阳获取这个。不过后来我们成功诱变了大R的部分基因,他现在可以自由自在地晒太阳了。”
“诱变?”
“噢,我们做了一浴缸的圣水,混合了一些猪嘴鸟的蛋、蟹脚鸟的爪子之类的东西,还用了十五瓶上等的葡萄酒。大R可喜欢这个配方了,恨不得天天给自己转基因。”他看着安灼拉震惊成雕像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你别担心,这很科学。 ”
安灼拉对科学充满了敬畏。

他们继续聊下去。若李提到,大R的奇特之处在于他能未卜先知。他们相识不久,大R就洞悉了他的生活。连他磁化身体的习惯都知道,假如不是博须埃时时刻刻开着“鹰眼”视角,他可能还会以为格朗泰尔是跟踪狂呢。
这时候,弗以伊和巴阿雷顺路过来拜访。他们都赞同若李的观点。弗以伊说,格朗泰尔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他喜欢刻字,尤其喜欢刻“人民万岁”。巴阿雷则说,大R知道他一看到布告就手心痒痒,只想一扯为快。
安灼拉想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要破坏公物。

古费拉克和公白飞在这时候来找安灼拉了。公白飞查出,安灼拉已经在雕塑状态下渡过了两百多年。古费拉克提到,这个魔咒的电磁波谱非常眼熟,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施放手法。
热安红着脸跑过来,问博须埃为什么要告诉大R打开地窖的方法。他刚刚发现自己写的诗被格朗泰尔复印了很多份,做成了传单,已经统统分发给森林里的小动物们了。
朋友们纷纷为大R鼓掌。他们看得出来,小动物们很喜欢热安的诗。因为热安的帽子里被偷偷放了松果、漂亮的小石子、嫩绿的草叶子等小玩意儿。
博须埃突然觉得不对:我没有告诉大R开门方法啊?那个机关的开启方式我到现在都没记住呢!
古费拉克恍然大悟。
“我认出来了!”他以惊怖的语气叫道,“我知道安灼拉的诅咒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眼熟了!那是大R的施咒方法!”

第五章
朋友们仔细地谈了谈,他们发现了许多疑点。
安灼拉也察觉到,自己第一次见面就对格朗泰尔毫无疑心。这盲目的信任可能是吸血鬼的法术导致的。
他们决定绑架大R。

安灼拉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把大R引到陷阱里的诱饵。
安灼拉:???????

不知世间险恶的安灼拉在套了几层保护咒语之后被朋友们放进了树林。
他手里还提着个篮子,因为热安让他顺便喂一喂小熊。
安灼拉看着身上的红衣服和篮子,一时之间有一种自己正在穿过丛林去找外婆的错觉。

没走几步路吸血鬼就出现了。
格朗泰尔看了看安灼拉,说:我有一件事不得不告诉你。
安灼拉提着篮子,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格朗泰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起来好像小红帽哦!
安灼拉对于绑架计划的最后一点愧疚感也消失了。

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阳光细碎地洒在地上。他们一起去喂了熊,一起从林子里走出来。
安灼拉问大R,去缪尚咖啡馆怎么样?
大R侧过头看着他。
安灼拉耸耸肩:你的朋友们说那儿很棒。
格朗泰尔笑了笑:也是你的朋友们。

格朗泰尔欣然同意。古费拉克吓唬了安灼拉那么久的“备选计划:色诱”,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

已经在脑子里策划好细节的安灼拉有一点失望。

格朗泰尔一进门就被一个银笼子罩住了,笼里笼外的人们尴尬的对视了一会儿。
若李:咦?你为什么还没有昏过去?
格朗泰尔:这笼子博须埃买的吧,假冒伪劣呀。
格朗泰尔伸手把栏杆拽弯了,走了出来。
若李:你怎么能就这样掰弯它!
格朗泰尔:难不成我还得先祷告一会儿?
格朗泰尔回过身,又把栏杆掰回去了。

安灼拉也过去试了试,他对自己的力量挺满意。

朋友们轮流玩了一会儿笼子。

闲言少叙。ABC的朋友们终于想起了他们本来的计划。
邪恶的吸血鬼听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之后说:我还以为我才是最闹腾的那一个呢。
大家开始为谁最闹腾争执起来。

格朗泰尔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和一个脸盆。
安灼拉想:格朗泰尔喝酒的容器还挺特殊的。
格朗泰尔对着瓶子灌了一口酒。随后他用古费拉克的魔杖对着自己的脑袋,抽出了一些白色絮状物质,放进了盆子里。
“好吧,”格朗泰尔说,“你们可以看一看我的回忆。”




(第五章的梗概就只有“他们决定绑架大R”这一句话。KK弃坑而走,我不知所措。)

(KK看了看补充的情节,说:安灼拉第一次对格朗泰尔表示友好是因为怀疑他。格朗泰尔等了几百年的约会是朋友们设置的陷阱。
我:这明明是个甜梗你这个心理变态!)

(两百年前剧情的纲要我也拿到了,这居然是篇虐文???看得我很难过所以没有一起发出来。容我先改一改)

(王八蛋老板KK,吃喝嫖赌,欠下一整篇同人,带着她的脑洞跑啦!我没有办法,拿着大纲抵正文。王八蛋KK,你不是人!我辛辛苦苦为你肝了大半年,你不发正文,你还我血汗文!还我血汗文!)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