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ake Up(完结!)

本章标题取“起床”的意思,虽然因为大幅度删节,一起起床的剧情不知所踪,但我们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大R从自己床上起来到了安灼拉床上”,就这么将就一下吧

专心等KK更新这叫魔法,写不动了,放飞自我,剧情惨遭压缩,草草收尾

1.
“安灼拉讨厌我。”格朗泰尔把空调开到6℃,裹在被子里消沉地说。
“也许事情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爱潘妮安慰他。
“我只不过是碰到了他的手臂,他就像我是病毒传染源一样拔腿就跑。”格朗泰尔死气沉沉地看了她一眼,“噢,不对,安灼拉可不会歧视可怜的病人。那么他就是像我属于剥削阶级一样...也不对,安灼拉勇于和压迫势力战斗。我在安灼拉心中的可恶程度居然已经超过了剥削阶级了,天啊。”
爱潘妮同情地拍拍他的脑袋。
“我为什么要戒酒。”格朗泰尔痛苦地说,“内伤和外伤,酒精都能帮助我。 ”
“也许是因为你不想胃出血而死吧。”爱潘妮说。
格朗泰尔钻到了被子里,只丢给爱潘妮一个后脑勺。“那么我至少是做着我喜爱的事情死去的。”

2.
“为什么你们都在我家里。”格朗泰尔用陈述的语气说。
“因为你屯的冰淇淋快过期了,我们帮你减少浪费。”他的朋友们回答道。
“振作一些!”若李挥舞着冰淇淋勺子说,“看看博须埃,他的生活那么凄惨,但他还是每天都在傻乐。”
博须埃翻了个白眼。
“消极是一种很棒的人生态度。”格朗泰尔说,“要么我是对的,要么一切都好。”
“听着挺有道理。”热安说,“我可以看出你并不完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然的话,你会说‘要么我是错的,要么一切都很糟糕’。”
“我甚至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悲观主义者。”格朗泰尔惨叫了一声躲进了被子里,“不要和我说话,我睡着了,我要用温柔的梦境抚平现实造成的伤口。”
“好吧,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巴阿雷说。
“但是你可以关了他的空调。”弗以伊说。
格朗泰尔又惨叫了一声,他从被子里钻出来,加入了消灭冰淇淋的队伍。

3.
From Kitten
Enj正在盛开(bloom)你知道吗
To Kitten
什么?
From Kitten
他pon farr了,快来对他负责
To Kitten
我【已经】知道Apollo是Alpha了,Alpha哪来的发情期
From Kitten
安灼拉可是安灼拉,他无所不能
To Kitten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居然误导我安灼拉是一个切除了性腺的Omega
To Kitten
而公白飞就让你这么做了
To Kitten
看着所谓的“Omega”放倒了半个酒吧的人之后,我是如此的目瞪口呆,以至于米西什塔把我写进了她讲述性别固化的论文里
To Kitten
你也在场,古费,我目瞪口呆和社会性别的固有观念有任何关系吗?
To Kitten
我甚至不确定那在【人类】的能力范围内,Apollo可能真的是瓦肯人
To Kitten
而且你摸着良心想想,安灼拉的外表,安灼拉的杀伤力
To Kitten
这就像你养的那只猫其实是变态忍者杀手一样让人震惊
From Kitten
我的那只猫就是变态忍者杀手,事实上,所有猫都是变态忍者杀手
From Kitten
你把话题扯远的技巧还是如此精湛
From Kitten
划重点:安琪,发情期,来还是不来
【ENJ,PON FARR,TO BE OR NOT TO BE】
To Kitten
今天早上我还和他不欢而散,Apollo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我了
To Kitten
我完全帮不上忙,让我和我的棉被安度晚年吧
From Kitten
我拿公白飞的头发担保Enj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
From Kitten
别理Enj这个感情上的自闭儿童,想想你自己的感受
From Kitten
把你凝视他时候的幻想付诸实践!做一个遵循本心的Alpha!
To Kitten
如果我对着手机看30分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如果我盯着某个人看区区几十秒,你们就会一个个大惊小怪起来
To Kitten
盯着他看怎么就说明我暗恋他了?
你用不着饥饿也可以知道汉堡美味,我用不着暗恋他也可以知道安灼拉美貌。我凝视他纯粹是出于对美的欣赏
To Kitten
顺带一提,每当你们鼓励我“做个Alpha”“像Alpha一样”,一般都是要我做一些违背自身利益的事
From Kitten
像一个Alpha一样过来,我一个人无法抵抗那群为Enj疯狂的姑娘们
To Kitten
WTF你们在外面????
To Kitten
地址给我,我这就过去
(pon farr出自星际迷航,指的是瓦肯人的发情期。瓦肯是信奉逻辑,拒绝感情的种族。瓦肯人有三倍力量。)

4.
To Ferre
我超酷(I am AWESOME)
To Ferre
我刚刚把大R骗到饥渴的Enj那里了
From Ferre
什么?
From Ferre
古费我们讨论过这类事情。
To Ferre
嘿!我做了一件好事!我无法坐视他们两个继续压抑对彼此的感情了,他们需要的只是开诚布公的交谈
From Ferre
你能确定他们现在只是在“谈谈”吗?
To Ferre
我不知道你还反对婚前性行为
From Ferre
安灼拉刚刚停药
From Ferre
我真的、真的不想因为这个送他们去医院

5.
From Ep
公白飞叫我来问你,为什么安灼拉不接电话
To Ep
Enj关机了
To Ep
在那之前,公白飞发了几百条短信提醒他要节制
To Ep
哪怕我和Enj都保证了我们会有分寸,他还是不放心
From Ep
你知道公白飞担心得有道理,是吧
To Ep
还有比在爱人的床榻上死去更浪漫的死法吗?
To Ep
千万别忘了在我的葬礼PPT上加上这句:
他是做着喜爱的事情死去的
To Ep
听懂了吗?“做着”“喜爱的”(do what I love)
To Ep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