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两点废话

占tag抱歉

原梗:
博物馆奇妙夜AU
Summary:格朗泰尔爱上了一尊云石雕像,而这雕像复活了。

首先赞美Zoeeee的作品,真!好!看!!!而且已经完结了哦!!吃我安利!!!

我当时想到这个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想玩云石雕像梗,最早拟的标题是《是正经恋爱不是恋物癖》,可见这(又)是一篇恋爱喜剧。我这样狭隘的人和安灼拉正相反,脑子里只有恋爱没有革命,不出意外这应该就是个“惊!博物馆员工深夜猥亵雕像!谁料雕像突然复活,场面一时非常尴尬”的故事。
正当我盒盒大笑的时候,问题来了。博物馆那么大,总不可能只摆放一个安灼拉吧?我这样的懒汉不想写混合同人,因此我简单粗暴地把它设定成革命纪念馆,这样还可以写ABC之友中的其他人,我真是好机智。
于是我兴致勃勃地拟了一份大纲,但写着写着我发现了不对。
当年格朗泰尔是酒没醒还是被安灼拉连人带桌子一起丢出去了,居然没和战友们一起死?

我决定忽略这个问题,就当成大R晚了几百年出生好了。我继续往下想,可是云石雕像不是永生不死的吗?而大R顶多就活一百年吧,那之后安灼拉就一直处在丧偶状态里吗?这样一想真是好惨,博物馆中的其他摆件一对对如胶似漆,领袖却只有法兰西。写出这种同人的作者是要被人民审判的。
我想,管他吧,格朗泰尔可以多次投胎重复利用,不同版本的大R完全可以和安灼拉谈恋爱谈到世界尽头。
问题又来了。他们的革命友谊要怎么升华呢?
我思考起了安灼拉复活之后,衣服可不可以脱掉的问题。假如可以脱掉,那这对情侣浑然忘我,天亮的时候来不及穿上去可怎么办?
想到博物馆内可能出现的游客,我不寒而栗。

更可怕的问题不请自来。假如安灼拉在某过程的途中石化,他是top还好说,要是大R是top,那么大R的某个器官将要何去何从?
KK告诉我不用担心,说不定可以一键归位,天一亮安灼拉一秒消失,闪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琢磨着这是不错,但留下大R一脸茫然是不是对他太不友好了?而且安灼拉的体液呢?也会石化吗?你考虑过这玩意儿原路返回会对安灼拉留下多大的内心创伤吗?等等,雕像有体液吗?
KK说,干脆柏拉图好了。
我说好。但生命不息,思考不止。我没忍住又问KK,那假如安灼拉吃了东西,白天的时候他胃里的食物到哪里去了?
KK被我问烦了,说:你就干脆设定安灼拉不可脱衣,不可进食吧
我勃然大怒,食色性也,安灼拉真要是什么都不能做,我写这破脑洞的意义何在?
KK说,安灼拉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我说,那古费呢,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古费拉克就是ooc的古费拉克。对一只小猫下此毒手,你于心何忍?
KK告诉我,我再喋喋不休下去,惨遭毒手的就是我了。
这个脑洞就这么作罢了。

上个星期我和KK约好,我写ABO她写魔法世界。然后她就写了《我们管这个叫作魔法》

前两章读完之后我是这么想的
1.格朗泰尔偏偏就在安灼拉的博物馆里睡觉,这难道只是一个巧合吗?
2.两百年多前是十九世纪
3.馆内很黑,安灼拉什么也看不见。【格朗泰尔说】安灼拉的名字写在牌子上。
4.假如是真的写在牌子上。那么这座雕像被命名为安灼拉的原因是什么?为了纪念某位天使吗?
5.格朗泰尔知道安灼拉怎么使用翅膀

KK看了我写的疑点分析,沉吟片刻,说我很有做语文阅读理解那种胡说八道的雅兴
我:!!!
KK又说,不过有一个你没发现。提示你一个关键词,古费拉克
我思索了一会儿,恍然大悟:他们的床不是因为古费拉克变成黑豹所以塌的!
我摇头感叹,KK这个姑娘真是思想龌龊,居然在这种地方搞阴谋论
KK一时无fuck说,半晌才道,你思维真是独特啊。
噢,好吧。我又仔细读了一遍,这一次我找到了。
古费拉克说吸血鬼没被邀请不能进房间。那么格朗泰尔为什么能进博物馆呢?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KK和我讲的时候有这么一段,我打字的时候漏掉了
格朗泰尔:别激动,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吸血鬼,我来博物馆是为了躲避我的同行
安灼拉:同行?
格朗泰尔:也就是蚊子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