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e Call This Magic(1)

KK的脑洞,我是她的打字机。
循环使用云石雕像梗,不过和之前说过的博物馆奇妙夜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展开
只有大纲缺乏细节,以下是前两章

Chapter One
在博物馆的入口处,摆放着一尊长着雄鹰翅膀的天使的云石雕像。在一个平静的晚上,这尊雕像突然复活了。
复活的雕像吓了倒吊在天花板上的吸血鬼一跳。但随后因为翅膀太重馆内太黑,雕像直接从雕像底座上摔了下来。目睹了全过程的吸血鬼没忍住,当场就笑出了声。
雕像抬起了头(他还在地上没爬起来呢),扬声问是谁在那里。吸血鬼从上方飞下来,坐在雕像面前自我介绍。吸血鬼叫格朗泰尔,已经活了两百多年了。和那些所谓的“优雅”贵族不同,他“没有资本主义的陋习”。比起睡棺材,他更乐意倒挂在树上,比起饮处子血,他更乐意“吨吨吨”地喝酒。他衣着不整,天天顶着一头乱发出门,但这是有正当理由的——毕竟吸血鬼无法照镜子。
和雕像交谈的时候,格朗泰尔时不时地喝一大口酒,他动作娴熟,几乎没有让酒隔断他的话。当雕像对着他的酒瓶子皱起了眉的时候,他才察觉了自己下意识的动作。
“两瓶葡萄酒可吓不到吸血鬼。”他说,“而且我也不会醉。吸血鬼就是想醉也没办法。这可真是一件好事,不然两百年前我就死在飞向月亮的路上啦。”
轮到雕像介绍自己了,但是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格朗泰尔安慰他这很正常,并且告诉了雕像他的名字。“这是我从展厅牌子上看到的。”格朗泰尔说,“‘安灼拉’这名字非常好听,就是音有点难发。不如我就简称你为阿波罗吧。”
这算是哪门子简称?安灼拉想。

博物馆里很黑,只有一点月光从窗子里照进来。吸血鬼能在暗处视物,但安灼拉不行。于是他们打算离开这里。格朗泰尔提议,带安灼拉去见一个魔法研究师,看一看这是怎么回事。
安灼拉刚刚复活,四肢还不太灵活。格朗泰尔干脆提着他的翅膀带他飞出去。他们在夜空中翱翔,头上是闪烁的星星,脚下是城市的灯火。格朗泰尔做了几个惊险的动作,安灼拉惊呼了一声,但他很快就微笑起来。安灼拉很喜欢飞翔,这感觉非常熟悉,就像他之前已经在空中飞行了无数次一样。
格朗泰尔在风中大声喊:“你——喜——欢——吗——”
为了防止声音被风吹散,安灼拉也大声回答:“喜——欢——但——是——好——冷——呀——”
格朗泰尔赶紧减速了。

Chapter Two
格朗泰尔敲着研究师公白飞的门,安灼拉偏过头不理他。
格朗泰尔有些委屈。“可是你们雄鹰都是这样学飞的呀。”他说。
“那你也不能直接把我从空中丢下去啊。”安灼拉说,气得想打他。

公白飞是很厉害的魔法师,他带着一副能够进行数据分析的眼镜。公白飞用科研的精神钻研魔法,以写代码的心情吟唱咒语,提出了炼金术三大定律和魔药七大原则,编写的教材折磨得魔法界的小朋友们苦不堪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吸血鬼砰砰砰地砸门,公白飞本来很生气,但面对雕像为什么会复活这个崭新的研究课题,他的怒火平息了。
当公白飞拔了安灼拉的一根羽毛拿去化验的时候,格朗泰尔坐在沙发里,对着旁边沙发上的一只黑猫说话。安灼拉想到格朗泰尔喋喋不休了一路,而现在甚至已经疯到和猫聊天的地步了,不由对他深感同情,打定主意要和这只孤独的吸血鬼做朋友。
那只猫很快变形成了一位穿着风衣的黑发青年。他向安灼拉挥挥手打招呼,“唰”地变出来一张卷轴。
“这是名片。”黑猫说。
安灼拉阅读了这份非常详尽,甚至记录了“幼儿园歌唱比赛第一名”的名片。原来这只黑猫是一个对自己施了变形术的人类,他的名字叫作古费拉克。古费拉克本来是人类世界的魔术师。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普通人,直到有一天他上台表演时忘记了带鸽子,但还是放出了一群白鸽。古费从此发现自己其实真的会魔法,机智的他在一个月内就找到了魔法世界,并且很快在魔法世界里结交了一群好朋友。
“你很喜欢黑猫吗?”安灼拉问。
“更喜欢黑豹。”古费拉克说,“但之前练习变形为黑豹的时候我毁掉了自己和公白飞的卧室。所以现在只好以这个毫无威慑力的形态蜷在沙发上了。”
公白飞从研究台前抬头瞪了他一眼。

古费拉克变出一个火球,安灼拉鼓了掌。格朗泰尔愤愤不平。
“我也很厉害的。”格朗泰尔说,“我刚才还带你飞了。我的掌声在哪里?”
“你才不厉害。”古费说,他转向安灼拉,“假如没有被邀请,大R甚至都没办法走进屋子里。”
“我能够大白天出门并且面不改色地吃蒜泥龙虾,已经达到吸血鬼成就的巅峰了。”格朗泰尔不满地抗议。

这位“见多识广的两百岁吸血鬼”随即告诉安灼拉怎么隐藏自己的翅膀。在尝试后,安灼拉成功地把沉沉的翅膀变成了纹身。
安灼拉扭着头努力地向背后望去,直到古费拉克看不下去给了他一面镜子。
“这纹身真美。”格朗泰尔说。
“谢谢。”安灼拉放下镜子说,“但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怎么变形?毕竟这对翅膀真的非常、非常重。”
格朗泰尔耸了耸肩:“好吧,我很喜欢你毛茸茸的样子。”
安灼拉真的想打他。

公白飞分析完毕了。他发现安灼拉其实不是雕像,而是因为诅咒而成为云石雕像并且失去之前的记忆。但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测才能知道安灼拉具体是什么时候的雕像。
公白飞建议安灼拉去找巫医若李检查一下。“虽然若李总是怀疑自己得了什么奇怪的病,但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医生。”公白飞说。

评论(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