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Farrago(3)

第三个莫名其妙片段的合集
【并不是所有都是原创的】
【大规模改梗】

补充乐队AU的番外
‌玩真人CS的时候,机智的格朗泰尔使用画笔攻击敌人。
(用画笔做投抢,掷向敌人的胸膛!)

“我真的好喜欢麻醉师这份工作。”若李兴高采烈地说,“今天公白飞让我做点什么来警告古费拉克不要再一次让自己受伤。于是我就在古费快要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告诉他完全不用担心,这个结扎手术很快就能完成了。”

在被迫聆听醉酒后的格朗泰尔长达两个小时的吐露心声后,若李忍无可忍。
“你说安灼拉点亮了整个房间,但那是不可能的。”若李指出,“你在看到他的时候瞳孔都放大了。”
(瞳孔在暗处会放大,人们看到心爱之人瞳孔也会放大)

古费拉克逼安灼拉参加真心话大冒险,安灼拉被迫答应了。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最不想我问的问题是什么?"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禁止安灼拉玩这个游戏。

格朗泰尔:一起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怎么样?
格朗泰尔:就只有你和我
安灼拉:还有法兰西?
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还有法兰西。

格朗泰尔:你能再讲一遍计划吗?我觉得我迷失(lost)了
安灼拉:好吧,你是在哪儿迷失了?
格朗泰尔:在你的美丽中

格朗泰尔:我生病了
博须埃:哦我知道,某种L开头,E结尾的病
若李:虱子(Lice)?

格朗泰尔:ABC之友搞革命是毫无意义的
路人:对,我反对安灼拉的观点
格朗泰尔:你竟然不赞同安灼拉!你真是社会的败类!无用的垃圾!

古费拉克:也许我曾经的确是一个幼稚的小混蛋,但是时间飞逝,我已经改变了。
公白飞:是啊你的确变了,“小”这个字可以去掉了

公白飞:是不是什么东西烧着了?
古费拉克:只有我对你的熊熊欲火
公白飞:不,我都看到烟了好吗?你又做了什么?

人群走丢梗
1.安灼拉和大家走散了
古费拉克(大喊):法国是一个糟糕的国家!
安灼拉:这位公民!你所说的是完全错误的!法兰西是多么的...(开始演讲)
古费拉克:这不就找到了
2.古费拉克走散了
安灼拉:可算是走丢了(Finally!)

短信
古费拉克的手机
1.
From Ferre
如果我除了蝴蝶什么都不吃,那么人均消耗蝴蝶量将会大幅提高
To Ferre
???
To Ferre
你是不是又熬夜工作了?

2.
To Ferre
你再不理我我就继续打你的房子!
From Ferre
你一定要把敲门说的这么戏剧化吗?

3.
To R
拜托,看看事物积极的那一面!
To R
同样都是单身,悲观主义者永远孤独,乐观主义者距离3P只差两个人。
From R
胡说,我加上小左小右,根本不差人
To R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精神!

4.
From R
为什么你就这么肯定我是gay呢?
To R
你的眼睛已经变成指南针的安灼拉版本了好吗?
To R
不过技术上来讲,每一个男人都是gay
To R
你想啊,每个人都掌握了让自己愉悦的技能,因此男人们在学会取悦女性之前先学会了取悦男人
To R
等等,这样说来我不就也是个gay了吗
To R
!!!

5.
To  Angelass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From Angelass
不,不行
From Angelass
你不能趁公白飞睡着把他的头发染成彩虹色
From Angelass
古费,你自己也说你是成年人了
To Angelass
我仍然有像小孩子一样幼稚的自由与权利!

格朗泰尔的手机
1.
From Ep
我很确定安灼拉对你也有好感,自信一些
To Ep
如果我自信一点,我就不会从地上捡到那么多钱了

2.
To Apollo
躺在沙发上,觉得生活毫无意义,那么我就是个沮丧的废柴。
漫步林中,觉得生活毫无意义,那么我就是个思想深邃的诗人。
From Apollo
这就是你喝高之后把沙发扔到树林里的理由。

3.
From Kitten
我在天文馆里
From Kitten
真的好——无——聊——啊——
To Kitten
想想你的男朋友,这一切是不是有意思了很多?
From Kitten
他在专注地看天而不是看我。
(省略几句过于龌龊的对白)
To Kitten
你成功地让我对天王星(Uranus)有了新的认识
To Kitten
我再也没办法仰望星空了
From Kitten
哦你这可怜的罗非鱼
(↑仰望星空主要食材)
(天王星这个双关有没有老司机看的懂?)
(公白飞去天文馆因为他喜欢天空,古费的昵称是Kitten因为他就像小猫一样可爱)

评论 ( 12 )
热度 ( 119 )

© 君子慕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