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ake Up(3)

本章标题取“苏醒”的意思
再次强调【双Alpha】

“安琪,”古费说,“大R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的。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安灼拉仅仅从立起来的书本后瞟了他一眼,就又把视线转回到书上了。
古费拉克把书摁倒了。
“很明显是你做了什么。”古费用肯定的语气说。
“我要停用抑制剂。”安灼拉对他说,没理会之前的话题。要知道,一旦回答了古费拉克,接下来就没完没了了。
古费惊恐地望着安灼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安灼拉不高兴地把他的手拍开。
“我是认真的。”安灼拉声明。
“公白飞和我无数次劝你停药,”古费拉克说,“我们轮流给你打电话,我们像摩门教徒一样敲你的家门,我们在每一次聊天中不着痕迹地劝你... ”
“你们那不叫不着痕迹。”安灼拉打断他,“哪怕我在谈美国独立,你也会说‘嘿Enj,说到抑制剂的问题...’我就没有见过比这更生硬的话题转折了。”
“我们不着痕迹地劝说你。”古费拉克说,“若李也对你强调了这事的坏处。一旦停用抑制剂,你会对外界任何一点刺激都反应剧烈。可你就像一只认准了玻璃窗的小鸟,坚持要往上撞。”
“假如我不能体会长期服用抑制剂的感受,我就对Omega经历的问题没有发言权。”安灼拉重申,“而且那些损害属于必须付出的代价(a price I have to pay),完全在可承受范围内。”
“你又是怎么改主意的?”古费拉克说。
“哦,因为我不知道格朗泰尔...”
“哇哦停停停,”古费说,“我懂你意思了,可以了,我不确定我想听到接下来的内容。”
他停顿片刻,又感叹道:“难怪你说这是可以承受的代价,我现在知道你根本不需要担心停止用药后性饥渴的问题了。”
他给了安灼拉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十分高兴地离开了。
安灼拉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现在他已经具备了相关经验,而抑制剂让他无法正确认知朋友的性别,干扰了他的判断力,停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那可是古费拉克。假如你一定要理解古费说的每一句话,那你就会把自己逼疯。安灼拉耸耸肩,继续沉浸在阅读中。

停用抑制剂的效果比安灼拉想的要更强烈一些,仅仅过去一晚,体内补偿性增加的激素就过分加强了他的感官。
呼吸时,安灼拉会嗅到空气中混杂的气味,行动时,织物柔软的触感格外鲜明,他能清晰地听到公寓外汽车鸣笛、人群喧闹,颜色在他眼中也艳丽得有些失真。
停药的普通人可能会因为重新认知了世界而痛哭流涕,激动地拥抱新生活。但安灼拉不喜欢感官敏锐的现状,他不爱听百灵鸟的歌唱,也不愿意望玫瑰花。他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关注无关紧要的事物,对他而言,停药只意味着外界干扰的加强。
安灼拉有着强大的意志力,演讲过程中有Omega发情他也能面不改色地维持秩序,就像一尊冰冷无情的雕像。因此他没有选择在家里休息, 而是像平时一样,早早就去了缪尚咖啡馆。

他依旧是第一个到达的。咖啡馆里静悄悄的,但安灼拉能够闻到朋友们残余的气息,他一一辨认,公白飞、古费拉克、热安、博须埃、若李、弗以伊、巴阿雷,以及最后的那一种……
格朗泰尔。
在安灼拉识别出这气息的主人后,它一下子变得极为浓烈,就像在空中爆裂的烟花,发出炫目的光,在暗沉沉的夜空中宣誓着它的存在。
也许是错觉,格朗泰尔的信息素每一秒都更浓郁一些,就像呈指数型递增的函数曲线,铺天盖地、肆无忌惮地在咖啡馆里扩张,这简直就像是...
格朗泰尔推门而入。

“嘿,Apollo,早上好。”格朗泰尔朝安灼拉挥了挥手。
格朗泰尔的头发蓬松,脸上还有着没刮净的胡茬,看起来他随便套了一件T恤就出来了。他有些乱糟糟的,但同时散发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
安灼拉看着格朗泰尔,就像生平第一次见到他似的。他感到口干舌燥,说不出话。
“怎么了?”格朗泰尔问,走向安灼拉。
信息素在空气里弥漫,化为实质的压力向他逼来。格朗泰尔的脚步像是踏在他的心脏上,形成了强烈的共振。安灼拉下意识就想往后退。但他最终忍住了。
格朗泰尔走到他面前站定,看起来有些担心。“你还好吗?”
安灼拉克服了短暂的失声,“还好。”安灼拉说。他立即就被自己低哑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清了清喉咙。
“但是你的脸很红。”格朗泰尔说,“你的嗓音也有些发哑。”
“我很好。”安灼拉又说了一遍。
他想要走开,但是他的膝盖发软,刚转过身就趔趄了一下,要不是格朗泰尔扶住了他的手臂,安灼拉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一定是因为格朗泰尔的体温太高了。即使隔着衬衫,安灼拉仍然能感受到格朗泰尔手掌的热度,烫得像火。热力学定律不合时宜地发挥了作用,安灼拉感到这把火自他们接触的地方蔓延开来,向他的心脏烧去。
“你是不是发烧了?”格朗泰尔的手依旧停在安灼拉的手臂上,估计是想协助他站稳。不过说实话,这根本帮不上安灼拉的忙。
Omega对Alpha的影响太强烈了。安灼拉咬着牙想。但难道他会向本能屈服吗?
格朗泰尔倾身向前,想抵着安灼拉的额头试一试温度。安灼拉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了。
安灼拉意志坚定,面对枪口连眼睛都不眨。因为Omega的信息素逃跑?不可能的。
安灼拉战略性地撤退了。

解释一下
Alpha天生排斥别的Alpha。安灼拉脸色发红呼吸急促和Alpha本能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感受到的吸引力完全出于自己压抑的感情。信息素表示这个锅它不背。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