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ake Up(2)

ABO世界观,双Alpha,本章标题取“活跃起来”之意
补充二设:你闻到的他人信息素的味道,取决于你对他的感情。

电话一接通,格朗泰尔就迫不及待地嚷道:“潘妮!潘妮!!!我怀疑Apollo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他不等对方回话就继续说下去:“之前我在缪尚点了一杯冰咖啡,百分百无酒精饮品,你放心。那时安灼拉正在写文件。你知道Apollo工作时的样子吧?哪怕面对着凶恶的罗马士兵,他也依旧不为所动。但今天安灼拉居然拨冗抬起头,向服务员说,给格朗泰尔换一杯热咖啡。”
“我都惊呆了!我还以为他又发明了一种新的疯法,估计马上就要向我阐述冰咖啡是全球变暖的推手之类的奇怪理论。不到一秒钟我就想出了好几种回复,‘虽然我穿着绿色衣服但我根本不是环保人士’,‘也许你是个圣人但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是不愿意放弃我的冰咖啡’,‘假如喝冰咖啡就要下地狱,那么我定要藐视天堂!’”
“但Apollo没给我慷慨陈词的机会,他嘱咐完服务员就转过来看着我,说,‘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喝冰饮料’。”
“……”
“你也无言以对了是不是!安灼拉究竟为什么会认为我不适合喝冰饮?”
“我愣在那儿盯着他,倒不是说我之前就没有望着他发呆,但这种级别的尴尬凝视确实还是第一次。他怎么知道我有胃病?要不是被你撞见我买药,我胃疼这件事本来连你也没打算告诉。天呐他私下都和我没说过几句话,这件事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凭借Apollo的神力?”
“最终我说了谢谢,还开了几句玩笑,仍旧是安灼拉特别讨厌的那种笑话,‘Apollo的光芒照耀世人’,‘审判天使垂怜他的信徒’,但安灼拉竟然没有生气,在回去继续他的工作之前,他还对我笑了笑。”
“你知道,我本已打算接受我的命运,就像流连公园的孩童终于接受他不能摘下心仪的花,那是属于市民的,他永远无法据为己有。但安灼拉又点燃了我的希望。哪怕你真的是心如死灰,灼热的太阳也能叫你死灰复燃,更何况我一直就放弃不了我的妄念。我的蜡翅膀还能再撑多久?潘妮,我觉得我又一次完蛋啦。”
“你打错了,”对面的人说,“我是安灼拉。”
格朗泰尔一把挂了电话。

“爱潘妮!!!”格朗泰尔破门而入,气急败坏,“你快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们两个的首字母都是E,我还以为我真的不小心打给Apollo了。我很可能心脏病突发,悲惨地摔倒在某一条阴冷的小巷,你将会在我的葬礼上默默流泪,用你的余生懊悔自己害死了最好的朋友。”
“你这样的人绝对没那么容易羞愧而死。”爱潘妮随手拿起一个抱枕向他丢过去,“而且这又不是你第一次打错电话,三个月前我不得不在凌晨二点聆听你颠三倒四的告白,安灼拉一直注射抑制剂,而你依旧说他闻起来像最香醇的酒。”
格朗泰尔耸耸肩,“他闻起来就是这样,像是十七世纪的佳酿窖藏至今......”
“打住,别再来一次了。”爱潘妮赶紧叫停,“之前你说你疯狂地迷恋他,我还以为这只是一种修辞,没想到这居然是谦词。你听起来甚至都不是追星族的那种疯狂了,你已经达到了传统精神病式的疯狂境界。 再一次提醒你,别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做任何事。 ”
“我没在喝醉之后翻进你家阳台,强迫你听我的各种性幻想就算是表现优异了,”格朗泰尔抱着枕头说,“对一个酩酊大醉的人宽容一点。”
“你要是敢翻,伽弗洛什就敢把你杵下去。”爱潘妮说。
“安灼拉的关心!”格朗泰尔感叹,“云石雕像只可能在临终关怀时给予温情。他正对我展示着怜悯心呢,就像狱卒送死囚犯上路之前先让他吃顿好的。”
格朗泰尔停顿了片刻,然后带着恍然大悟的惊恐喊了起来:“天啊!我明白了!他一定是知道我曾经散布他是Omega的谣言了!”
“我先不问你为什么要散布这种谣言,”爱潘妮说,“这和他让你喝热咖啡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你可真不算是一个好侦探,” 格朗泰尔答道,“这当然是为了洗脱他的谋杀嫌疑。想想吧,公白飞处理尸体,古费拉克清理现场,巴阿雷负责解决法律问题,弗以伊还可以把我做成骨扇。分工多么明确,也许你已经可以准备我葬礼上播放的PPT了。”
“……往好处想,安灼拉有可能是想追求你。”
格朗泰尔盯着她。
“好吧,”爱潘妮承认,“这是不大可能。”
“我怀疑安灼拉根本没有‘感情’这个子程序。”格朗泰尔说,“你还记得上次马吕斯和珂赛特恋爱一周年纪念日吗?他不知什么从哪儿听说恋爱一周年要送花,送了珂赛特一大捧红玫瑰。”
“整整九十九朵,”爱潘妮克制不住地笑起来,“马吕斯脸都青了。”
“可怜的马吕斯,”格朗泰尔表示赞同,“他目瞪口呆。在安灼拉也送了他一大捧玫瑰之后他几乎僵硬了,就像被美杜莎行了注目礼似的。而安灼拉一无所觉,还以为马吕斯深受感动。”
“你看,”爱潘妮借机说,“马吕斯和珂赛特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可难过了,但现在...”
“你当时就像得了躁郁症一样,我不得不陪你度过了无数个追忆‘我的欧福拉吉我的小百灵鸟’的夜晚。”格朗泰尔说,“但现在你已经忙于处理巴纳斯山了,了解。”
爱潘妮拍了拍格朗泰尔的肩膀。格朗泰尔转移话题的方式十分拙劣,而她太了解他了。
格朗泰尔把脸埋进抱枕里。
“我都戒了酒了,”格朗泰尔闷闷地说,“戒掉安灼拉能有多难?”

注释
1.“罗马士兵”指的是阿基米德的故事
2.蜡翅膀,希腊神话梗
3.爱潘妮是Alpha,巴纳斯山才是Omega【想不到吧!】第一章剧透中的那句话指的是爱潘妮面对巴纳斯山的发情期不为所动。格朗泰尔那天请假是因为爱潘妮和巴纳斯山有在发情期殴打对方的习惯。

下一章绝对开始恋爱喜剧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