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Wake Up(1)

预警
【ABO设定】【双Alpha】
本章标题取“使认识到”之意

“今天格朗泰尔怎么没来?”公白飞询问坐在他身旁的博须埃。
博须埃侧过身子,低声和公白飞说了几句话。他的声音太小了,安灼拉只隐约听到最后一句,“……你知道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也许安灼拉确实对于亚性别不怎么了解,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机器人,这句话的潜台词他还是知道的,难道格朗泰尔是...
“不需要若李帮忙吗?”
“大R说他一个人就行了。你知道,这种情况多少有些尴尬...”
难道格朗泰尔是Omega?

安灼拉没有寻找伴侣的计划,因此他对旁人的性别并不敏感。人们被他简单地分割成知己、朋友、人民、敌人四类,性别仅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注脚。就像古费拉克不在意约会对象的发色,安灼拉也不会在意别人的性别。研究他人的生理构造是公白飞的工作,安灼拉又不是医学生。
但是不在意和不注意是两回事。古费对所有美人报以无差别的赞美,但同时他也能牢记每一位的闪光点。尽管古费拉克本人将自己的好记忆力归功于安灼拉的强迫症,(“古费,‘压迫和恶意的循环’这个词组我们是不是在去年五月的演讲用过了?”)可无论如何,记住他人的特征都代表了对他人的尊重。见面一个小时,古费就能为约会对象的脖颈后的痣高唱赞美诗,而在格朗泰尔参加“ABC之友”半年后,安灼拉仍然对他一无所知。尽管安灼拉长时间注射抑制剂以屏蔽他人的信息素,这让安灼拉感到愧疚。

安灼拉一直以为格朗泰尔是一个Alpha(或是Beta,他真的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格朗泰尔是Omega听起来太不真实了,他和传统定义上的Omega相距甚远。想到这里,安灼拉不由得为自己的思维定势感到惭愧,这又提醒了他一件事:假如他都有这样的刻板印象,那么社会上的偏见和歧视应该更严重,他需要和公白飞谈一谈这个问题。
安灼拉翻找旧日的记忆,在知道格朗泰尔是Omega后,他能从很多细节看出这一点。例如,格朗泰尔有时会表现出与平常不符的悲观情绪,那也许是由于Omega的生理期不适。而格朗泰尔不时啜饮的杯中之物也有很大可能是抑制剂。
安灼拉同时想起了另一些不怎么愉快的记忆,他和格朗泰尔的几次争执。争执,严格来说,是他单方面斥责格朗泰尔行事散漫,而格朗泰尔并不反驳,只是用温和而尴尬的眼睛望着他。
安灼拉并不认为自己的责备有偏颇之处,有时格朗泰尔十分恼人。(安灼拉想起格朗泰尔虚心认错死不悔改的态度就恨不得再骂他一顿。)但按照社会传统观念,Alpha这样的举动通常被认为是缺乏风度的。安灼拉想起古费拉克多次暗示明示他对于格朗泰尔过于苛刻,这一定也是因为古费拉克觉得他不够绅士。
安灼拉仔细反思并检讨了自己的部分失当行为,决定加以改正。格朗泰尔是“ABC之友”的一员,他对安灼拉也展示了友好的态度,安灼拉选择加深自己和格朗泰尔之间的友谊是合情合理的(事实上,安灼拉有些好奇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这么做)。因此,安灼拉决定对刚刚渡过一次艰难的生理发情期的格朗泰尔充分表达自己的友善。

(必须存在因为第一章实在太辣鸡了的)下一章的预告:
格朗泰尔打开门冲进来。“潘妮!”他隔着老远就开始大叫,“安灼拉今天的态度特别诡异,我怀疑我命不久矣了!”
爱潘妮举起枕头向格朗泰尔的脸上砸去,发情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准头。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