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Farrago(二)

格朗泰尔:假如不能抵御光的诱惑,我和飞蛾有什么区别?
公白飞:你竟敢蔑视飞蛾!(拿出三百多页的飞蛾笔记)

古费拉克:安灼拉最近看起来有些烦恼
公白飞:你知道的,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脑海里只有那么一件事
古费拉克:恋爱?
公白飞:革命

短信二的平行世界
1.
安灼拉:格朗泰尔你为什么要拿我的演讲稿泡酒喝?
格朗泰尔:因为壮阳
(安灼拉是Apollo,确实壮阳,没毛病)
2.
To Angelass
Enj你觉得公白飞像海明威吗
From Angelass
假如你又要开始谈论公白飞的性能力,我就拉黑你
From Angelass
我已经非自愿地知道太多了
To Angelass
我是严肃的!
To Angelass
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公白飞倒确实也是个“硬汉”,假如你想知道的话
From Angelass
不想知道
From Angelass
我要拉黑你
To Angelass
我真的有正事!
To Angelass
会影响到我和公白飞关系的正事!
From Angelass
天啊古费,不要再提你们的关系了
From Angelass
我拒绝再和你来一次关于个人隐私界限的对话了
(您的好友 安灼拉 已将您加入黑名单)

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古费拉克:“我也为你感到高兴!”

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格朗泰尔:“有多高兴?”

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冉阿让:“你高兴得太早了!”

bonus
格朗泰尔:“很高兴认识你。”
安灼拉:“你高兴就好。”

接下来大部分都是很老很老的梗,出处已不可考(例如我曾经在hp和DC都看到过咖啡杯的那一则)

古费拉克:假如我扑向公白飞,他一定会接住我的
公白飞走了进来
古费拉克:飞儿—————(跑向公白飞)
公白飞:古费!我端着咖啡呢!
(扔掉咖啡杯抱住了古费拉克)

若李:我觉得我有一点冷
博须埃(被若李折磨了一整天) :需要我把你点着吗?

古费拉克:“这是安灼拉,这是安灼拉的男朋友格朗泰尔。”
安灼拉:“格朗泰尔是男性并且他是个朋友
。(Grantaire is a boy and he is a friend.)这是两个不同的单词。”

正确示范
沙威:“今晚的星星真美。”
冉阿让:“但我知道还有更美丽的存在。”
他们在星空下拥吻。

反面典型
伊尔玛:“今晚的星星真美。”
格朗泰尔:“你知道谁更为美丽吗?”
伊尔玛脸红了,问道:“谁呀?”
格朗泰尔:“安灼拉。”

公白飞:“今晚的星空真美。”
古费拉克:“你知道谁更美丽吗?”
公白飞有一点不好意思。
古费拉克:“我。”

格朗泰尔和其他人走散了
博须埃:我知道怎么找到他
博须埃(大喊):安——灼——拉——辣——鸡——!
格朗泰尔(在人群中咆哮):你怎么敢这么说!你根本不了解安灼拉!混账出来决斗啊!
博须埃:这不就找到了

古费拉克:我百分之一千确定刚才安灼拉对你微笑了
格朗泰尔:有没有可能安灼拉看得见鬼魂而正好有那么一个站在我面前?
古费拉克:

安灼拉:天啊古费!你能不能别和公白飞调情了?我还在这里呢!
古费拉克:我在努力!但你知道这很艰难(hard),特别、特别的坚……硬(hard)

安灼拉(罕见地迟到了):……对不起,我在做一些事情
格朗泰尔(跟着走进来):我就是那件事情

评论(15)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