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聊天记录(真是聊天记录,不是文)

1.
我:格朗泰尔,因为疑心在他身体里蠢动,所以爱看安灼拉的信心飞翔。
KK:???
我:我一直以为是“爱着”!
我:【爱着安灼拉】的信心飞翔!!!
KK:我笑的从床铺上滚下去了
KK: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 Grantaire admired, loved, and venerated Enjolras.
我:前面那句“爱着”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KK:就是爱着,你没看错
我:感觉被玩弄了感情
KK: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
KK:你想象一下
KK:古费拉克对别人介绍,这是安灼拉,这是安灼拉的男朋友
KK:安灼拉:格朗泰尔是男性而且他是个朋友
KK:这是两个不同的单词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精神了
KK:可惜不记得出处
我:英雄不问出处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
我:看了短信二吗?
KK:还没有
我:别看,现在装作我是E你是R
我:格朗泰尔你为什么要拿我的演讲稿泡酒
KK:因为壮阳?
我:????????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K:安灼拉是太阳神啊,壮阳没毛病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来一次正经的
KK:因为那是知识的佳酿?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我:再来一次,我是古费你是安灼拉
我:Enj你觉得公白飞像海明威吗
KK:假如你又要开始谈论公白飞的性能力,我就拉黑你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KK:我已经非自愿地知道太多了
我:我是严肃的!
我: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公白飞倒确实也是个“硬汉”,假如你想知道的话
KK:并不想
KK:拉黑了
我:我真的有正事!
我:会影响到我和公白飞关系的正事!
KK:天啊古费,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来一次关于个人隐私界限的对话了
KK:您的好友 安灼拉 已将您拉入黑名单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
我:肚子疼,要听笑话
KK:我想想
KK: 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古费拉克:“我也为你感到高兴!”
KK: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格朗泰尔:“有多高兴?”
KK:马吕斯:“很高兴认识你!”
冉阿让:“你高兴得太早了!”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得肚子更疼了。
KK:那再来一个
KK:格朗泰尔:“很高兴认识你。”
安灼拉:“你高兴就好。”
我:感受到了微妙的虐????
KK:[微笑]

8.
我:博物馆奇妙夜有人写啦
KK:看了
KK:你当初和我讲的和人家姑娘写的不一样
KK:你可以再写写
我:你写吧
KK:聊天记录我又没存,不记得了
我:写嘛
KK:不写
(flag立在这里,KK绝对会因为我而写这个,她就是有这么爱我)
【她写了】【她写了BE】【她还坑了】
(爱个鬼)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