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一个博物馆奇妙夜的的AU 01

诶嘿嘿嘿嘿有姑娘写啦!!!

Zoeeee:

【脑洞不属于我】


【大E大R属于对方】


【我只拥有OOC】


穷,没去过卢浮宫,都是我瞎编的。


1.
爱潘妮觉得这个新来的同事非常奇怪。


格朗泰尔,休息时间从各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掏出酒瓶的家伙,永远不好好穿那身保安服,身上绿色的衬衫沾着酒渍和洗不掉的颜料,而且就算再玩忽职守,都能幸运的不被开除。


但这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家伙却和她很合得来,不仅是格朗泰尔性格开朗随和,他知道巴黎各个隐藏的饭馆与酒馆,跟他出去傻乐总是能极尽傻乐的乐趣。


【他知道最好的咖啡是在朗布兰咖啡馆,最好的台球台是在伏尔泰咖啡馆,在梅恩路的隐士居有绝妙的千层饼和绝妙的姑娘,沙格大娘铺子里有无骨烤鸡,古内特便门有上好的葱烧鱼,战斗便门有一种不出名的好酒。】


但是格朗泰尔总是沉迷于云石雕像的展馆,一名叫维克多雨果的雕刻大师,一组称为ABC朋友社的作品,一个被称为安灼拉的雕像。


爱潘妮承认,这个安灼拉若是个真人,恐怕没人能从他俊美的脸上移开视线,还有他近乎愤怒的表情,手里飘扬的旗帜。


像是个革|命领袖。


但格朗泰尔对于安灼拉的沉迷几乎是夸张了,他几乎是驻扎在这个雕像前,观察,欣赏,徘徊,在无人的时候还给安灼拉画像。


“我便是为了他来这里的,”醉醺醺的格朗泰尔温和的说,“我信仰他,就是这么简单。”



2.
大英博物馆与卢浮宫的合作展出。


展品交接时,对方诡异的笑容让爱潘妮浑身不自在。


尤其是那块法老的黄金碑被放进展馆时,负责人开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很快会开始享受你美好的工作的。”


爱潘妮一头雾水,并且发自内心后悔没让格朗泰尔来做这个诡异的交接工作。



3.


醉醺醺的格朗泰尔躺在云石雕像展区的地上。


大理石的地面冰冷且坚硬,但是格朗泰尔丝毫不在意。


他迷迷糊糊的在脑海中描绘着雨果的作品。


ABC朋友社,与自己不同,积极,热血,充满理想。游|行,起|义,反对专|政,在19世纪的巴黎街头建起街垒,安灼拉站在最高处,金丝一样的头发和鲜血般的衣服,挥舞着红旗,为了爱人法兰西。


他感觉自己似乎轻轻的嗤笑了一下。


“vivre la France.”他喃喃低语。“但只有一件事是可靠的,我的杯子满了。”


“不敢苟同。”一个陌生的声音反对他道,接着格朗泰尔吃惊地发现自己被一个冰冷的手从地上拽了起来。


“公民,”云石雕像安灼拉直视着格朗泰尔,脸上是恼怒的表情。“你为何没有尽你的职责?”


格朗泰尔觉得自己一定喝了很多。


“你什么都做不好吗?”
雕像安灼拉问。


4.
“所有的展品都活了!”


爱潘妮惊恐地告诉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仍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身后跟着ABC朋友社的所有雕像。


“嗯,我想我知道了。”


5.
卢浮宫的夜晚几乎可以说是可怕。


他们阻止了维纳斯和胜利女神关于交易断臂的想法,制止了安灼拉和拿破仑画像的争论,并成功拦住了想前往先贤祠的伏尔泰先生,告诉小路易十四的雕像君主制早已结束(但他坚持自己就是太阳神,想立刻前往凡尔赛,并且和自己成年的画像宣布:朕既法兰西),还用了很长的时间与蒙娜丽莎女士交谈。


当然这都是热安的错,他不断毫无意义的询问蒙娜丽莎微笑的原因,后者表示她也不清楚。


安灼拉很快对格朗泰尔生了气,质疑他工作的认真程度,督促他去解决展品之间的矛盾,并且对格朗泰尔熟悉自己身上每一个裂缝和破损这件事感到丧气。


“格朗泰尔几乎把他的职业生涯都献给了安灼拉,”爱潘妮解释说,“他每天都在观察他,我想他甚至想给安灼拉擦皮鞋,如果可以的话。”


公白飞惊讶的点了点头,严肃的监督着想拿其他展品找乐子的古费拉克。


“我猜安灼拉他并不会与格朗泰尔愉快相处,”他说,“这两人就像两个极端。”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