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阅读未来

梗源lemon drop创作的hp阅读未来,太太在lofter的ID是Jofing

有评论指出lemon大大也不是第一个写的,那么我就不知道这是谁的梗了。总之有这么一个很多人写过的梗就是啦

我拙劣地概括一下这个设定:还没有经历过原著剧情的原著人物,因为某种神秘力量,而不得不坐在一起朗读自己未来的命运。
有没有大大愿意写这个?读什么段落都成
写什么也都可以!无cp或者别的什么cp都很棒啊!
ABC之友分别是如何看待他们以后的命运;安灼拉怎么看待格朗泰尔最后的举动;马吕斯明白了德纳第其实没有救他的父亲;马吕斯早早知道了冉阿让是个好人.......
【写一写吧!求你们了!】

这个梗本身是千变万化的,也可以不写上帝开了个读书会这样的情况,而是独自读书,例如沙威把他的一生读完,开始思考恶法是否恰当的问题;马吕斯读完《悲惨世界》,觉得冉阿让伟大极了,同时还可以解决艾潘妮的问题
两个人一组读书也不错,冉阿让和沙威读跳河,安灼拉和格朗泰尔读枪毙,领袖向导读街垒等等【读完之后就开始谈心,谈心之后还可以确定关系】

或者可以写他们被召集起来,一起看了一场电影或者听了一场音乐剧
还可以吐槽冉阿让笑看沙威跳河;格朗泰尔那句我就不告诉你等等

小小声:还可以写他们阅读同人作品


【人物走型,文笔极差,内容低劣,抛砖引玉】

简介
“ABC的朋友们”醒来,发现自己围坐在桌前,一个蒙面的女子告诉他们,要朗读完面前的书才能离开。

私设
1.蒙面女子其实是巴黎
2.每个人拿到书时,书籍上只显示他们阅读的段落,读过之后字迹消失
3.“ABC之友”围绕圆桌落座,顺序为:安灼拉、公白飞、古费拉克、让·勃鲁维尔、弗以伊、古费拉克、巴阿雷、赖格尔、若李、格朗泰尔
(你们看!这样首尾相接ER就坐在一起了!)

片段
(前情提要:其他人都“死了”,现在书被传递给了格朗泰尔。大家都屏着气等待着下文,而作为还没被宣判命运的人,安灼拉显得泰然自若。)

格朗泰尔的手有一些发抖,这当然只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低声读到:
【最后,叠人成梯,再利用断梯,爬上墙,攀住天花板,劈伤洞口最后几个抵抗者。】
圆桌旁响起了一阵愤怒的低语。
格朗泰尔停了一会儿,哀悼这些英勇的烈士。他继续念下去:
【二十个左右的进攻者,有士兵、国民自卫军和保安警察队,大家乱成一团,一大半人在惊心动魄的攀登中面部受伤,流血使眼睛看不见东西。他们怒不可遏,野性大发,冲进了二楼室中。那里只有一个人还站着,这就是安灼拉。】
书一传到格朗泰尔手里,他就死死盯着它。念到安灼拉名字的时候,他停了极短的一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也许连格朗泰尔自己也没有。
格朗泰尔仍然没有抬起头,他喘了口气,继续读下去:
【他一无子弹,二无利剑,手中只有一管枪筒,枪托已在侵入者的头上敲断了。他把弹子台横在自己和进攻者之间,自己退至屋角,目光炯炯,昂首挺立。他握着断枪,神情可怖,致使无人近前。
突然一声大叫:
"这是头头,是他杀死了炮长。他倒挑了个地方,倒也不坏,就让他这样待着,就地枪决!"
"开枪吧。"安灼拉说。
他摔掉手里的枪筒,两臂交叉,挺起胸等着。】
格朗泰尔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向自己身侧的人投去了极短极快的一眼。他又低下头,在一片寂静中继续读道:
【英勇就义总是令人感动的。一旦安灼拉叉起双臂,接受死刑,震耳的厮杀声在屋中顿时寂静下来,混乱状态立刻平息,变为坟场般的肃穆。安灼拉手无寸铁,一动不动,凛然不可犯。这年轻人,似乎对嘈杂声施展了一种压力,是唯一没有受到一点伤的人。他举止高贵,浑身沾满鲜血,神态动人,象不会受伤的人那样无动于衷,好象单凭他那镇静的目光就迫使这凶狠的人群怀着敬意来枪杀他。他那英俊的容貌,此刻再加上他的傲气,使他容光焕发,他好象既不知疲劳,也不会受伤,经过了这可怕的二十四小时,仍面色红润鲜艳。事后一个证人在军事法庭上谈到的人可能就是他:"有一个暴动者,我听见大家叫他阿波罗。"一个国民自卫军瞄准安灼拉后,又垂下他的武器说:"我感到似乎要去枪杀一朵花。"】
座位间传来了一阵小小的、善意的笑声。古费拉克还探过身,越过公白飞拍了拍安灼拉的肩膀。安灼拉显得有一点儿不好意思,显然,他对于自己领袖的风度(以及俊美的容貌)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安灼拉不清楚自己的号召力和感染力,他全然不知道有一些人加入他们的队伍,并不是为了实现崇高的理想,而仅仅是为了追随他而已。
格朗泰尔一贯是爱开这方面的玩笑的,“多美的一尊云石雕像!”他曾举着酒瓶对安灼拉这样说过,后者只抱以轻蔑的一哼。安灼拉“阿波罗”的绰号,人们也疑心是他最先这么叫的。但他今天的兴致不高,读书时他脸上一点儿笑意都没有。
他低声念着下文:
【十二个人在安灼拉的角落对面组成了一个小队,默默地准备好他们的武器。
然后一个班长叫了一声:"瞄准!"
一个军官打断了说:"等一会儿。"
他问安灼拉:"需要替您蒙上眼睛吗?"
"不要。"
"是不是您杀了我们的炮长?"
"是的。"】
格朗泰尔负责朗读的部分就到此为止了。书籍上的字已经完全消失。
格朗泰尔侧过身,把书传给安灼拉。

安灼拉接过书,念道:
【格朗泰尔已经醒了一会儿了。】
......

这甚至是可以HE的!例如,我个人的私设是神秘力量是巴黎本身,她让他们看到未来就是为了救她的孩子们。这样一来,“ABC之友”说不定就会到时机更成熟一点的时候革命,就有可能取得胜利。

我和KK讲了这个脑洞,以下是她写的:
安灼拉读完了他自己牺牲的那一段,圆桌静默无声。
安灼拉似乎想说什么,但又停止了。对于像他这样果断的人,这是罕见的。
格朗泰尔举起桌上的酒杯,打破了沉默:“让想活的人活吧,而我将直面死亡!”

我和KK的聊天
我: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
KK:√
我:那么安灼拉想说什么?
KK:见仁见智
KK:你可以认为安灼拉对朋友们的牺牲怀着愧疚,担心自己所做的把他们送上了死路
KK:也可以认为他现在正在思索应该怎么发起一场成功的革命
我:也可以认为安灼拉正在想应该对格朗泰尔说什么,毕竟他之前又撵了他一次
KK:ER大法好!(突然兴奋)
KK:安灼拉对格朗泰尔说的话又有很多种展开,比如说:格朗泰尔,你不必...
我:你不必赴死?有点OOC
KK:太ooc了
KK:我们以前聊过这个吧,安灼拉始终在等格朗泰尔醒过来(←KK这么认为)俄瑞斯忒斯终于等到他的皮拉德斯了
我:你一提Orestes我就笑,满脑子都是你讲的安灼拉贵族家庭宅斗秘史
KK:lmao
我:格朗泰尔闪光点全在这一段了。安灼拉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E应该很欣慰
KK:欣慰这个词用的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KK:安灼拉读到大R和他一起死估计挺高兴
我:拉马克将军死啦!
KK:没毛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灼拉的心情就是这样
Kk:安灼拉只说了半句话,后半句可能是劝大R保留革命的火种
我:也可能是:你不必问我是否允许
KK:√
KK:他没有说完因为ER这对cp就是这么含蓄,拒绝告白
我:哪里含蓄,R都换上红色背心,凑过去在E耳边说话了
KK:你举的是梅恩便门的例子
我:不要打醒我
......

评论(1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