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慕逸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切分音(8.20)

KK建议我把脑洞整理出来,于是我就把想出的梗全部放在这里了,占tag抱歉。以下内容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cp随缘,什么都吃。拒绝原创角色。
我可能永远不会写,因此,假如您对接下来提到的梗有兴趣,欢迎使用,只要别忘了提前和我说一声。
【求大佬们产粮】
【想写的朋友们不用等我回复,在评论里说一声就可以啦,写完能艾特我就更好了】
【想到说不定哪天就被可爱的姑娘艾特了我不禁盒盒盒盒盒盒】
强调一下:【在评论里说一声即可】【说一声您身上又不会发生什么坏事】【但是我会很开心】

主要是ERE,双C不时掉落

看到有个姑娘写男妓梗,我这样的污妖王不禁嘿嘿嘿
(还是恋爱喜剧套路)
安灼拉因为社会调研/体察民情/完成论文/卧底警察,而伪装男妓。格朗泰尔遇到了他。

ABO世界
(我怎么可能有传统AO观念呢?)
1. ABC之友三巨头分别是一种性别,纷纷为平权做贡献
2.双Alpha设定多好吃!
3.安灼拉是个Omega(想不到吧!)不过是那种发情期战斗力翻倍,能够殴打Alpha的Omega

《Bloom》
安灼拉突然变成了一朵花
1.不开心时会蜷曲起来,垂下叶子,开心时会开花
2.大家都非常担心安灼拉要凋谢了,尤其是格朗泰尔
3.开完了花之后又变成了人

《这是什么妖术》
格朗泰尔自认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他错了。
古费拉克兴奋极了:“大龄处男会变成大魔法师,这句俗语居然是真的!”

Swaaaaaaaaap
1.原著R音乐剧R电影R随机交换到对方的世界
2.身体交换,谁和谁换都可以(安灼拉公白飞换了之后还会和没有换过一样呢嘿嘿嘿)
3.现代AU的R的原著一日游
4.枪毙之后的R突然来到了现代世界(或者说现代世界的R突然想起了自己是谁?只不过同时丧失了现代记忆。后来会恢复的。)

《剧透注意》
现代AU
古费拉克看到了未来,真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考试排名突飞猛进。
他的朋友们相信他,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安灼拉想拿他当情报员,若李试图解剖他,并招呼博须埃来把他摁住,其他人忙着起哄,而公白飞一点儿都没在帮忙。

《Déjà vu》
格朗泰尔对眼前的场景非常、非常熟悉。
【eg.时间轮回后失忆梗,他能不能推理出来发生了什么,并且成功阻止坏事发生呢?】
【又比如,科幻背景,大R被俘,敌人用这种方法窥探他的大脑。】
【还有,格朗泰尔酒醉时在脑海里重新排演了他的一生。】

《拥抱死亡》
拥抱你爱的人,他不爱你你就会狗带这个老梗。
原著背景,格朗泰尔在枪击前拥抱了安灼拉。

《阅读未来》
(强烈推荐lemon drop所创作的hp阅读未来,太太在lofter的ID是Jofing)
“ABC的朋友们”发现自己围坐在桌前,一个神秘的声音告诉他们,要朗读完面前的书籍选段才能离开。
古费拉克第一个伸出手,拿起面前的纸页,他出声念到:“一,一个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这时代,表面上平静无事......”
(想看他们对夸赞自己的片段不好意思或得意洋洋,想看他们因为某些情节起哄身边的人,想看他们朗读街垒的片段,在沉默之后互相鼓励,又相视而笑。当然,最想知道的还是E和R听到介绍格朗泰尔的那段会是什么反应,以及牵手赴死那一段!想一想就激动极了。)

《心音回荡》
安灼拉和格朗泰尔不知道怎么就建立了精神链接,突然之间,他们能够听到彼此的心声了。

《lovebird》爱情鸟
梗源“安啾拉”这个称呼,不知道是谁先这样喊的,侵删
由此衍生的
1.安灼拉突然变成了一只鸟,格朗泰尔捡到了他。
2.HP AU,格兰芬多的安灼拉练成了阿尼玛格斯,他被斯莱特林的格朗泰尔发现了
3.天啊安灼拉会飞!(于是又变成了鸟人梗,不是,天使梗)

《Haunted》
(标题有“闹鬼”以及“挥之不去的念头”的意思)
安灼拉看得到鬼魂,他经常帮助这些执念太深无法投胎的鬼魂们完成合理愿望。有一天,他碰到了一个自称R的幽灵。
【R的执念就是安灼拉,因此两情相悦后,他就消失了。
而格朗泰尔从昏迷中醒来。】

超级英雄AU
“ABC的朋友们”都是拥有超能力的义警,而格朗泰尔之所以是他们中的一员纯粹是因为他不小心发现了这个秘密。朋友们认为他没有超能力,但安灼拉渐渐起了对此疑心。
大R的能力是关于时间,他能逆转时间也能窥探一点未来。但自从他意识到因果律不可违逆,就再也没有用过这个能力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总这么悲观。
又或者他拥有近似于读心的能力,因此世界在他眼中可不怎么美妙,他也因此总能看破反派的阴谋。(他听到安灼拉的思维后很快就爱上他了)

《深渊凝视》
安灼拉是国王,一群年轻人正打算革命起义。

《真实世界》
他们发现自己是小说角色。

《恶魔会爱上天使吗?》
脑洞来源:“在安灼拉的身旁,格朗泰尔才有点象人。”
格朗泰尔是个在人间混日子的恶魔,而安灼拉是个清剿恶魔的天使。
(KK说这和义仁组的第一条撞梗了,我告诉她才没有,于是我写了这个详细版本)
恋爱轻喜剧
格朗泰尔在人间生活了很多年,他遇到伪装身份的安灼拉后很快爱上了他。两个人以普通人的身份相处得很愉快,虽然争执还是存在——安灼拉想要济世救人,而格朗泰尔见到了太多卑劣行径。R很快就发现了E是天使,还看到E击毙了铁牙。当然,最后R也掉马了(以一种傻乎乎的方式)
安灼拉抱着手臂:“你认为我会直接杀死你?”
格朗泰尔正努力不要分心去想安灼拉生气的时候有多好看,“好吧,”他指出,“你杀了铁牙。”
安灼拉说:“那是因为他杀了人类,你杀过人吗?”
“天啊我当然没有。”
“你对天堂的刻板印象需要被纠正。”安灼拉认真地说,“我们对恶魔没有种族歧视,从冉阿让的案子之后就完全没有了。我们不讨厌善良的恶魔,我的朋友古费拉克就是一位恶魔大公的儿子,他现在住在天堂。”
“噢,”格朗泰尔记得他,“古费拉克、博须埃和我还曾经一起去过舞会呢。古费在天堂?我一直以为他和什么人私奔了。”
“他确实和公白飞坠入了爱河,不过那是他来天堂之后的事情了。”
补充一下冉阿让的案子:
沙威追查了冉阿让几个世纪。冉阿让一直躲藏得很成功,直到为救人类女孩珂赛特而暴露身份。押送冉阿让的过程中,恶魔德纳第夫妇偷袭了他们,冉阿让为救沙威重伤死亡。这是悲伤的一幕,信仰崩塌的沙威差点跳了冥河。但当他回到天堂复命的时候,灵魂直上天堂的冉阿让正在那儿笑眯眯地等着他呢。【冉阿让作为一个恶魔却有灵魂,这灵魂还能上天堂。冉阿让好酷。】

《ecce homo》
pre-slash
标题是拉丁文,出自圣经,翻译过来大概是“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不对】讲述格朗泰尔加入“ABC的朋友们”之前发生的事情。
格朗泰尔看到一个金发天使的幻象,随即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了一个极美的陌生人,他几次试图接近,但那“阿波罗”总是消失得太快。在格朗泰尔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他偶然在缪尚咖啡馆里遇到了一群正在开会的年轻人。
文章结尾切换至安灼拉视角,他之前也几次看见过格朗泰尔,但他们从未交谈。直到在缪尚咖啡馆里,格朗泰尔出声打招呼,并向他们一步步走来。安灼拉想:“看呐,这人”,并微笑着握了握他的手。

《复杂恋爱》
格朗泰尔以为安灼拉和公白飞是一对爱侣,安灼拉以为格朗泰尔和古费拉克正在热恋。
事实上,古费拉克和公白飞秘密地恋慕着对方,正如安灼拉和格朗泰尔一样。

《假酒害人》系列
以下每则彼此独立,不是一个世界观
1.格朗泰尔喝多了,误以为面前的安灼拉是幻象,于是用相当令人尴尬的方式表达了爱慕之情。
2.安灼拉醉了,而格朗泰尔(艰难地)阻止安灼拉在这时候升华他们的革命友谊。
3.他们都喝醉了,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天朋友们都打电话来恭喜他们结婚了。

接下来几篇是在论坛体中提过的

1.《明日边缘》
同名电影AU,和安灼拉一起死亡后,格朗泰尔陷入了时间循环

2.《麻厂街上》
全员小孩子。主要写吵吵闹闹地做好事以及小朋友们之间闹别扭。

3.《是正经恋爱不是恋物癖》
博物馆奇妙夜AU
Summary:格朗泰尔爱上了一尊云石雕像,而这雕像复活了。

4.《五次格朗泰尔喋喋不休,一次安灼拉以吻封缄》
Summary:格朗泰尔的醉话说个没完,安灼拉决定找个方法让他闭上嘴。
(“格朗泰尔咿里哇啦说了这一大阵子,接着就是一阵咳嗽,活该。”)
(安灼拉尝试了递酒,装作没听到,辩论,转移话题,吵架,最后一次他尝试了亲吻。)

5.《日神和酒神》
Summary:安灼拉认为,格朗泰尔真是特别的凡人(烦人)
神话AU,我概括一下,大概就是格朗泰尔中了诅咒,以为自己是凡人。他爱上了正在凡间济世救人的太阳神,陷入了“神怎么会回应凡人的恋慕”的痛苦中。
我本来以为是刀但结果读的时候笑得太大声我妈把我赶出去了。这篇特别特别可爱!可爱爆炸!
举个栗子.jpg
第一次要发车,格朗泰尔说:我们两个可能有生理隔离。
于是他们去找公白飞,公白飞无奈地保证他们没有。
第二次要发车,他又问安灼拉:神是不是没有性别(所以会怀孕吗?)
安灼拉并没有殴打格朗泰尔。没有把他打死。(Enjolras didn't punch him. Much.)
第三次他们终于上车了,随即魔咒解除了。
格朗泰尔:“这是迪士尼童话的成人版。真爱之炮!”
安灼拉无视了他,问:“魔咒解开了吗?”
假如这是昨天,格朗泰尔也许会被这句话伤的很深,他也许会以为安灼拉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解开魔咒。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带着微笑,低语道:“再给我一个小时来确保一下。”

其他cp

【义仁组】
义仁组的情况下我一律设定【大R直男】,或许会有格朗泰尔&伊尔玛掉落

《天使的职业素养》
安灼拉是一个超凶的天使,而温和的公白飞是他的搭档

《圣痕》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安灼拉受了伤而公白飞为他包扎。

公白飞在生气,而安灼拉完全不知所措。

【valvert】
《Fall》
纹身预言梗,沙威看着I reaching but I fall忧心忡忡。
(他挂在桥边,手臂渐渐丧失了力气,就在他要掉下去的那一刻,被一只有力的手直接提上来了)
(Okay , fine, could be worse.)

《Cold》
“群星也阴沉冰冷。”沙威悲伤地说。
“告诉你要加盖一床被子了。”冉阿让说,伸出手把沙威揽向自己。

《Dominion》
How can I now allow this man,如今我怎能让此人,To hold dominion over me?将我握于掌心。
↑莫名其妙谈起了恋爱的茫然的沙威。

《Right》
“这是我的权利(right)。”
“但这样做才是正确(right)的!”

评论(20)

热度(70)